滚动新闻:
首页 >> 工程建筑

村官被爆贪腐有30亿资产爆料者或与其有恩

来源: 时间:2018-08-18 17:51:46

村官被爆贪腐有30亿资产 爆料者或与其有恩怨

究竟陈才兴是30亿的大贪官还是村民口中的好书记?经过本报的连续报道后,深圳宝安区沙井街道沙一社区股份公司董事长陈才兴成了焦点人物,在当地更是村民们的谈论对象,很多村民都把话题的矛头指向了陈海平,认为是他在搞事。

究竟沙一村董事长陈才兴和村长陈海平之间的恩恩怨怨是怎么回事呢?如果真的是为了争权夺位的话,一个村股份公司的董事长有什么“吸金能力”让人眼红呢?

昨日,带着这些问题,本报继续深入采访此事。

村民爆料:双方恩怨已有10年

村民爆料挺老村官

采访中发现,沙一村很多本地村民都把矛头指向了沙一社区居委会主任(俗称村长)陈海平,说是陈海平要“逼宫夺位”。不过也有村民向报料称,董事长陈才兴和村长陈海平的恩恩怨怨已经有10年之久。

一个嫁来沙一村已经有20多年的女村民昨天向报料,陈才兴和陈海平的恩怨是从1999年就开始了,当年陈海平喜欢赌博,在澳门欠下高利贷300多万元,回来后找村里最有钱的陈才兴借钱,后来陈海平把村里的一些股份和房产卖给了陈才兴,才拿钱还了赌债。她说:“陈才兴说是给陈海平帮了大忙,陈海平却说是陈才兴落井下石,‘趁佢病罗佢命’,应该是从那时候起两人就结下了冤仇。”

现任村官否认搞事

有支持陈才兴的村民说陈海平是恩将仇报。一个60多岁的老婆婆跟说,陈才兴12岁就成为孤儿了,是在村里吃百家饭长大的,所以对村民都很好。陈才兴为人很有经济头脑,上世纪80年代村委会成立时,他已经是这一带最有钱的人了,当上村官后更是努力带大家致富。陈海平是陈才兴一手捧起来的,先当厂长再当村长,现在却想夺陈才兴董事长的位置。

对于这一说法,再次找到居委会主任陈海平。陈海平显得很无奈,他再三向强调,自己没有搞事,没有要谋董事长的位子。他说:“我跟陈才兴没有恩怨,我也没有本事请得动纪委来抓人,我要是有这个本事就不在这里当村长了。平时有些村民来找我投诉陈才兴,我都没办法处理。这次真的不是我搞的。”

村官是个“香饽饽”

在采访中发现,沙一村的村官位置一直争抢十分激烈,前几任村官都不大不小闹过一些丑闻。比如2006年就有报道称,当时的居委会主任在办公室里,被人闯进来打伤住院,打人者是当时任居委会副主任的陈海平的哥哥。

据一些村民说,每到选举时,都会有些人搞事。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村民向反映,董事长陈才兴当书记时很霸道,前面有两任村长就因为不听陈才兴的话,被换掉了,陈才兴曾经向一些没有选他村民进行报复,比如不分红,“踢”出股份公司,不买社保等。还有一位副主任因为没有支持他,被停发工资和福利。

友纷纷爆料

此事经本报报道后,昨日多家媒体都有跟进采访,本报的报道在上更是被很多读者跟帖发表观点,其中不乏一些友谈自己了解的内幕。

一名天涯友爆料称:“沙一村一位村委主任的哥哥陈某在沙一村万安工业区纠集黑恶势力人员及本村吸毒人员麦某等人,强买强卖工业区污水,组织人员殴打万安工业区治安上班人员,现已被公安机关抓捕。”

新浪友洛雨晴缘则称:“我在沙井工作了10年,废品收购实际情况是他们搞垄断,以市场价格4~5成强行收购,如果发现哪家企业偷卖出去,卖的人会被他们带人来打个半死,废品没收,特别是金属废品 ,他们平时会雇一些人每天在村里各个工业区巡查,怎么都能让他们发现的。我们公司正常出货就给他们拦过好几次,开箱检查后才放行的。废钢价格是1500元/吨时,他们的收购价只有650元/吨。”

村官有多强的“吸金力”?

究竟一个村股份公司的董事长有多强的“吸金力”,能让人这么眼红。带着这个问题,昨日进行调查。一名比较了解深圳城中村内幕的人士向透露,虽然村股份公司董事长看来职位很小,但却是一个肥缺,有很多地方可以钻空子挣钱。

他向披露了一些他所了解的“吸金”手段(特别申明与沙一村的案件无关)。比如承包工程项目,有些村把工程承包给关系户后,先建好房子,再签合同,这样就规避房价升跌的风险,而中间差价,就作为回扣被吃掉。

比如利用关系,垄断本地的一些行业,像瓶装气、垃圾、污水处理、废品收购等等,这些看起来不起眼的行业,如果能控制在手里,强买强卖,也是一大财路。

另外买卖非农指标也是一大吸金手段。据说各个村都有一些非农指标,非农指标的土地办理房产证时可以不用补偿地价,一些村的一个非农指标暗地里可以卖到6000万元以上,而这些指标往往都被不法村官私相授受了。

再者,村里土地房产的买卖也是一大财源。

友观点PK

支持友:

“一个有能力给老百姓分4500元,他贪个30亿元,一个只给老百姓分450元的,他不贪一个钱。你选哪一个?这样的官我们老百姓支持他!”

反对友:

“为村民谋得福利就是好官吗?带着村民种鸦片也能富裕,就可以支持吗?不能逮着耗子就是好猫,还要看是不是违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