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刑事辩护

男子为抢夺孙子捅死儿媳父亲

来源: 时间:2018-09-29 18:20:26

男子为抢夺孙子捅死儿媳父亲

今年1月16日,江苏省常州市发生了这样的悲剧。被告人谢解明为抢夺孙子与亲家夫妻发生争执,用三棱尖刀将亲家公老陶捅死,将亲家母捅成轻微伤。7月8日,经检察机关提起公诉,常州市中级法院公开审理谢解明故意伤害(致死)一案;8月3日,判处谢解明无期徒刑,并赔偿被害方39万元。

琐事生是非

谢家与陶家同住常州市新北区罗溪镇,因各方面差异两家大人不相来往。但谢家独子小谢与陶家小女儿小陶两小无猜青梅竹马,情窦初开谈起了恋爱。两家父母因关系疏远都不同意这桩亲事。2006年初,相爱7年的年轻人不顾家长反对领取了结婚证,婚宴上两亲家无奈坐到了一起。

2007年3月,小陶生下儿子宝宝,小陶婆婆行动不便(较肥胖),公公又忙着摩托车修理店的生意,出院时小陶抱着襁褓里的宝宝直接回了娘家。退休的陶家父母分工合作,一个带外孙,一个管家务,忙得不亦乐乎。宝宝渐渐长大,小陶小谢开办了汽修厂,忙得四脚朝天,外公外婆带着宝宝在企业帮衬。小夫妻的企业红红火火,外孙子膝前承欢,老陶夫妻忘却了疲惫……

在有点文化的外婆悉心抚育下,小外孙格外乖巧。爷爷奶奶对聪明可爱的孙儿的感情也与日俱增,只是比较粗线条的他们烦亲家的穷讲究,宝宝“入乡随俗”,外婆家好不容易培养的习惯到奶奶家不几天就没了。渐渐地,宝宝妈妈及外公外婆都不大愿意让宝宝去爷爷奶奶家,两亲家为争夺宝宝在谁家互不相让,相互抱怨。

祸害两家三代人

1月16日一大早,宝宝奶奶候在厂门口欲带孙子回去住几日,但始终不见亲家母和宝宝的影子。几近中午,谢解明催妻子再去看看,奶奶第三次去厂里。这时,外婆驮着宝宝路过亲家门口,正等孙子等得猴急的谢解明一个健步闪到亲家母背后,老虎钳般的大手利索地一拽,顷刻宝宝就被挟在爷爷腋下。爷爷拉开大嗓门冲着一时没回过神来的外婆吼道:“你这个绝屁股(没生儿子),孙子跟我姓,是我家的!”亲家母还击几句后无奈离去,爷爷得意地在宝宝脸上狠狠地亲了几下……

气头上的外婆来到厂里,跟女儿说起亲家公夺孙加骂街之事,言语中不免夹杂着指责鄙视,宝宝奶奶上前对骂。在一旁拖地的老陶实在听不下去了,顺手抡起拖把撸了一下亲家母的臂膀,吃了亏的奶奶直奔家中哭诉“亲家公打人”,谢解明脑门子青筋直暴,“男人打女人,太欺负人”,没弄清原委,抡起根自来水管,揣把三棱尖刀,怒发冲冠直奔厂子而去。

老陶正在食堂忙碌,血气正旺的谢解明抡起自来水管砸在毫无防范的亲家公脑门上,老陶血流满脸,与谢解明揪打成一团。陶妻及小陶疾步而来欲解救老陶,谢解明拔出三棱尖刀直捅老陶胸、腹部,转身又向陶妻捅去,小陶殊死夺过尖刀……谢解明以胜利者的姿态大踏步去派出所投案自首。

1月27日,经常州市检察院审查,谢解明因涉嫌故意伤害(致死)被批准逮捕,随着看守所沉重的铁门“咣当”一声关闭在身后,他这才意识到恐怕再难见到孙子了,不觉老泪纵横。

被害人老陶因主动脉、心脏、肝脏破裂,失血性休克死亡。陶妻因躲闪得快没遭致命伤,恩爱夫妻阴阳两隔,她悲痛欲绝卧床不起,头发一下子白了许多;外婆家家事乱如麻,宝宝喃喃地对来吊唁的大人重复着:“外公被爷爷杀死了!”惊恐的眼神能看出幼小的心灵遭遇了沉重打击。

恩爱小夫妻左右为难,小陶终日以泪洗面,小谢站在丈母娘病床前流着泪无言以对,夜深人静,宝宝奶奶孤灯独影暗自悲伤……

固执己见乏宽容

陶家老夫妻一把屎一把尿地带大了谢家孙子,且夫妻俩都是退休人员,有劳保待遇,不需子女赡养,带外孙子不图什么,完全是中国式父母对小辈无私的奉献。谢解明却常为琐事斤斤计较。该案审查起诉环节,身在市看守所里的谢解明流露出来的不是沉重的愧疚,却是对亲家的切齿怨愤:“我家没啥错,全是亲家的错。亲家公从来没请我喝顿酒,端阳、中秋节也不见一个礼包来,去年一个大西瓜破开就拿给我家四分之一……就是没把我家当回事。孙子跟我姓是我家的根,想要就要,凭什么听他家的!早就想打了,憋了两年了!”就为了这些鸡毛蒜皮的原因,他与亲家极端敌对,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也能让他升腾出无名火来。

媳妇小陶为缓解亲家之间的矛盾,逢年过节带上礼品探望公婆,谢解明总是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让我儿子送来!”媳妇婉言解释说你儿子在厂子里忙得走不开,当公公的还是不依不饶:“不要,拿走!”

小谢对办案人员说:“父亲与我岳父没其他矛盾,就为了抢我儿子。父亲平时脾气不好,比较暴躁,喜欢与人争高低……”街坊邻里对谢解明也颇有微词,“人不坏,但脾气倔,不大好相处”。正是因为谢解明缺乏善解人意的能力,心胸狭窄,为争夺孙子不惜语言粗俗刻薄,情绪冲动难以理喻,最终亲手毁了自己和儿孙的幸福。

法庭对峙不相容

7月8日开庭前,采访了被害人之一的陶妻,丧夫之痛折磨得她无法自制,法庭审理阶段,只要涉及丈夫被害情节,她几次失声痛哭,强烈要求严惩凶手。

被告人席上的谢解明始终一脸无辜地强调自己的理由,避重就轻推脱罪责。常州市检察院公诉人有理有据地反驳了被告人的辩解后说:“为家庭琐事被害人命丧黄泉,被告人锒铛入狱,希望通过本可以避免的悲剧来修复亲情裂痕,消除矛盾冲突,不要把怨恨带给下一代……”

随后,法庭就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进行法庭调解,谢解明对被害人的死亡赔偿毫无诚意,表示只有变卖摩托车修理店的三四千元作为赔偿。对此,审判长强调:“法庭努力调解刑事附带民事赔偿事项,是希望被告人一方能用实际行动来抚慰被害人一方受伤的心灵,来弥补你的行为给三代人造成的创伤,洗刷你的罪行。但是,被告人的赔偿意愿与被害方的请求即按法律规定的39万元相距太大,当庭调解没有基础,休庭后再继续调解……”

庭后几次调解,双方就民事赔偿终未能达成协议。8月3日,常州市中级法院开庭宣判,判处被告人谢解明无期徒刑及赔偿被害方39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