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刑事辩护

四川数十名妇女免费体检被要求手术后现不良

来源: 时间:2018-11-23 16:16:41

四川数十名妇女免费体检被要求手术后现不良反应

四川德阳数十名妇女参加所谓的免费体检,绝大部分人被当场查出身体有病,并在医生的要求下接受手术后出现不良反应。事件曝光后,当地卫生部门调查称该医院系未经有关部门批准擅自展开检查。2010年11月26日央视《1+1》对此进行了关注,以下为节目实录: 主持人 劳春燕:

您好,欢迎收看《1+1》。

我们今天要来关注一下那些所谓的免费体检。最近在四川德阳有一群农村妇女高高兴兴地去参加一次所谓的免费体检。但是去了以后绝大部分人都被当场就查出说身体有病,而且这些病还非常严重,需要马上就动手术,可是动了手术以后身体不但没有好,反而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异常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呢?我们先通过一个短片一起来了解一下。

(播放短片)

魏清华:

(体检前)我是个活蹦乱跳的女人,去免费检查,结果回来成了这样的人了,昨天晚上我都晕倒了两次。

解说:

病床之上痛苦不堪的人叫魏清华,来自四川德阳市什地镇,而让她卧病在床的疑凶居然是一次免费的体检。

本月9号,魏清华在内的40多位妇女在镇妇联的组织下来到了德阳市康达医院进行免费体检,但免费的高兴迅速被疾病的恐惧取代。除去几位年纪较大的外,体检之后30多名妇女被诊断都患有不同程度的妇科病,需要手术治疗。

什地镇合结村村民:

我说我没带钱,我只有六十块钱,他说你可以借嘛,你这么严重转成癌咋办,他紧说紧说我就心悬嘛,一点钟的时候我才决定做(手术)。

体检村民家属:

免费检查嘛,她们检查出来都有痔疮那些,(那里的医生)说些大话把她们吓到了。

解说:

被病情吓怕的几十名妇女几经犹豫最终选择了手术,花费有的多达上千元,但花钱买来的不是健康却是新的伤痛。

魏清华家属:

因为前天下午她小便大便都解不出来,去(免费体检)康达医院检查,(医生)说没有什么,吃点消炎药就行了。另外拿了一百多块钱消炎药,晚上十二点多的时候,肚子看着看着和气球一样胀起来,当时就送到绵竹县医院,就这个医院,人家说你再晚来半小时人就胀死了,因为尿道里面已经都1000多毫升了。

解说:

被不良反应折磨的村民开始怀疑那次免费的体检,里边究竟有什么样的玄机,自己究竟是不是遭遇了“被手术”,康达医院是一家什么样的医院,而镇妇联又为什么要组织这样一次体检?她们需要一个明确的说法。

李奇凤 什地镇妇女主任:

当时他们康达医院来,就是这样跟我说的,他们在中国初级卫生保健基金会免费争取的一项优惠政策,我看这个比较正规嘛。

解说:

什地镇妇女主任所提到的文件,就是这份康达医院出具的中国初级卫生保健基金会关于在德阳市开展“两癌”普查的通知。通知中写道,“经中国初级卫生基金会四川省健康扶贫工程组委会研究决定,在四川省范围内开展一次宫颈疾病筛查。”但是在事件曝光之后,德阳市卫生局、旌阳区卫生局随即展开的调查却指出,康达医院进行的所谓“两癌”检查活动是未经卫生行政主管部门批准擅自展开的。此外,责令康达医院停止所谓的“两癌”检查活动,并迅速采取积极有效措施,妥善处理所谓“两癌”检查所造成的后果。

今天,我们的继续跟踪着事件的最新进展。

周艳琪 四川公共频道《联播四川》:

他们卫生局现在主要是在检查,截止我采访的时候他们说的是参加这次体检,所谓的“两癌”普查的不止是什地镇,他们查出来还有另外两个镇的,总共人次有1500人次。什地镇的人,他们的情况比较严重,总共有60名参加了19号到昨天的复查,有一例非常严重,目前是无法排大小便。目前的处理情况就是把医院停业整顿了,责令康达医院负责后面他们所有的治疗费、复查费。

本身事件的调查和追责呢?

周艳琪:

他们还在调查当中,他说对于调查结果没有一个明确的,最后结果没有出来。

主持人:

这个事情本身也很多的疑点,包括这些农村妇女她们到底有没有病,即使有病到底是不是需要马上就动手术?这个手术到底是不是现场就要动,动的效果又怎么样?诸多的疑点,但是我们归结到一点,为什么这样的免费体检最终会变成那么高成本的伤害?

白岩松:

其实因为之前有过相关的报道,在沈阳发生了民营医院替人免费去做体验,当然他们是有医托儿,也有村子里的托儿,他们是通过挣钱的。在跟医院私下里聊天的时候,医院的人说过只要我们去查他一定会有病,而且说钱能收回来吗,我们一定会有办法把钱收回来。所以从这个角度去看,我们还不能立即说这一次我们所遇到的这种情况、所看到的这样的一个就一定完全是为了骗钱或者怎么样,它背后可能有一个背景,因为从卫生部以及妇联来说,的确在做这样的工作。但是我们查了一下相关的表格,这里并没有在这个事情发生所在的这个县。这个情况就出来了,民营医院就会以盈利为目标。

但是我们现在还有另外两个疑点,他拿所谓下达的红头文件显然不是一个原始的,是改造过的;还有一个,当地妇联负责人究竟是知道这里是个骗局,会有回扣而参与其中,还是他仅仅知道是上面有这样一个好事情,然后他替人家好心但是办了坏事,这都值得去商讨。但至于病后面又去复查的时候并不像这家民营医院所查出那么多的病,其实有很多是小病被治大了,甚至没病的给治出了病。

主持人:

你刚刚提到这个红头文件,其实也是这一次免费体检一个非常冠冕堂皇的理由,就是中国初级卫生保健基金会关于在德阳市开展“两癌”普查的通知,中国初级卫生保健基金会到底有没有这样一个项目,而且这个项目到底有没有在德阳开展呢?我们稍早前也是对初级卫生保健基金会做了一个采访,我们一起来听一听。

胡宁宁 中国初级卫生保健基金会副秘书长:

四川绵竹这个事情不是我们基金会的,康达医院肯定跟我们中国初级卫生保健基金会一点关系都没有。

我们等于是2004年的时候基金会有一个直属机构叫中国健康扶贫工程组委会,这个是他们组织了专家在一些农村地区进行公益项目的时候,发现在农村地区妇女的生殖健康是令人堪忧的,后来以后就形成了这样一个模式,就是地方政府主导、公益组织支持、群众参与这样的一种工作方式。

地方政府这一块主要是承担着组织、宣传、发动这样一个。那么它的实施单位,它是行政主管单位就是在地方的卫生局,完了以后具体的实施部门是在妇幼保健院,我们一般都是在公立医院,不跟民营医院合作。对于查出的一些慢性宫颈炎的患者采取了无创的治疗。在这两项检查过程当中如果怀疑疑似宫颈癌的就要经过病理确诊了,病理确诊如果是宫颈癌、肿瘤,我们基金会就给予每一位患者一千元这样资助的手术治疗。

主持人:

刚才这个采访当中,胡副秘书长她也介绍说了,项目是有的,但是没有去跟绵竹合作,而且通常是由公立医院来进行的。但是你看这一次这个康达医院却很冠冕堂皇地就把这个项目当成了它免费体检的一个“帽子”。

白岩松:

无利不起早,而且无数次发生这样的事情都给我们了一种启示,就是上面有很好政策的时候到底下有的人在原有的渠道里会正常运行,但有的人会利用它变成自己谋利的一种渠道。

主持人:

怎么那么很容易就被利用了?

白岩松:

对,因为这个事情比如说的确全国的卫生部跟妇联联手,加上财政部在做的是妇女“两癌”的检查,尤其针对农村,宫颈癌要做400万,乳腺癌要做40万。但是有明确的一个,在今年到明年的时候要实施的区县,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当中一共只有221个县被纳入其中。我们查了一下,在四川这个地方只有9个县,根本没有这里,我们也是通过了很详细的调查才会把这个东西拿到手里,但是对于在里头的县来说它清楚,因为有红头文件,有各方面工作的任务。但是不在这里的它可能都不会这样的行为,但是对于一个民营医院或者相关要谋利的机构来说,它却嗅觉很灵敏,因为它要生存,因此在这里它看到了谋利的空间,打着一个好事的旗号去干了这样的事情。

主持人:

我们也是通过几方搜索才拿到这么一份详细的名单,可能对于广大农村妇女来说她们根本就没有机会去了解那么多具体的消息,包括对于那些村镇的干部来说,他们到底有没有了解过,这咱们现在也很难说。但这里起码有一点,为什么那么多的农村妇女她们会很相信地去参加这些免费体检?

白岩松:

因为这里有一个重要的中间,就是镇的妇联会去做这项工作。从农村的妇女来说,第一,她可能首先会产生怀疑,因为这个年头来说很多免费的事情,天上掉的馅饼大部分都是铁饼,把人砸得够呛,我觉得大家的免疫力在慢慢地增长。比如说让你试个什么,现在咱们可能都不敢。但是当两个因素加进来了:第一,有一个看似合理的国家的文件;第二,有身边做妇联工作的人作为穿针引线,这两者一加在一起的时候,就会让人们的怀疑感减弱,信任感增强。

同时这件事情也充分地透露出一点,在我们农村来说对于基层最基础的体检和疾病的诊治来说是一个强大的需求。只不过由于很多的因素到不了这,阳光滋润不到这,因此它被压抑住了,但是稍任感增强一点,就会导致大家愿意去做这样的事情。所以正是这几种因素加在一起才产生这样的结果,我们不能去抱怨这些女性本身就很苦,同时还要说你怎么那么轻信呢,没有,也有妇联的人员。

主持人:

一方面有官方的一个“旗帜”;另外一方面又有熟人在那边介绍。

白岩松:

没错,而且这个熟人带有某种地方政府的背景,这是做妇联工作的。但是他刚才我已经说过有两种因素:一是知道,成为一个共谋;但是还有一种,他是不知道,当成好事。

主持人:

刚才您也说到了为什么这事会发生呢,恐怕还有一点非常重要的背景,确实在基层医疗的需求太大了。而且对于中国现在13亿人口来说,现在看病难还是个大问题,而光靠我们这些公立医院可能解决不了看病难的问题?那以后这些民营医院到底怎么办?

白岩松:

今天接连发生了几起涉及到民营医院的暴力事情,因为在青岛有民营医院博爱医院去砸报社,因为做出了它的负面报道;在安徽也出现了打患者以及这样一个行为。但是我在这说一点,民营是吃不饱,好的三甲医院是吃撑了,因此它会在夹缝中生长,所以一上来它为了生存就有可能有一些人做坏孩子,所以两点:第一个,我们将来民营资本进入到医疗系统的时候只是资金来源不同,但成立医院就要严格地去进行监管;另一方面,最重要的是在它进入的时候要把这个门槛儿建高,我们不能因为这样的事情就把对民营医院的发展和社会力量的医疗机构的发展往回缩,只有向前进,用改革、用更加给它宽松的这种政策,但是一视同仁的监管才会让我们得到希望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