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知识产权

广西警方用防暴枪催泪弹清阻路村民官方称适

来源: 时间:2018-08-18 17:27:02

广西警方用防暴枪催泪弹清阻路村民 官方称适当

北方5月5道 广西防城港市防城区政府4月29日举行通气会,披露了当地日前妥善处置一宗非法设置路障事件情况。通报说,4月21日,防城区执法部门在组织拆除白浪滩景区内的乱搭乱建建筑物时,遭到一些违法搭建者的阻挠。20余名违法搭建者推倒两个大型广告牌作为路障,阻断景区交通长达4个多小时。经多方劝阻无效,警方出警清除路障,遭到违法搭建者手持棍棒和石头等袭击,执法车辆及盾牌被砸烂,4名警员被打伤。在警告无效以及场面即将失控的情况下,警方先后使用催泪弹和特种防暴枪发射橡皮弹。在行动中,有8名违法袭警人员受伤,并被送往医院检查治疗。

近日,南都赴防城港市对该起事件进行调查,力图还原发生在4月21日这一天的冲突全貌。

三年前曾拆过一次

“×××,根据公安机关侦查,你在4月21日有参与暴力袭警致民警受伤,设置路障阻碍交通,打砸损坏施工车辆、机械行为,限你于5月7日前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主动投案自首的,依法从轻、减轻或免除处罚。”

五一节前一天,防城港市防城区江山乡潭西村部分村民收到一则类似内容的短信,落款是防城区公安分局。

而在4月29日,防城区政府发布的一则通报见诸媒体:一段时间以来,潭西村部分村民在白浪滩景区乱搭乱建,严重影响景区环境和旅游规划实施,群众和游客意见很大,强烈要求政府进行整治。4月21日,防城港市规划建设监察执法部门等组织拆除行动。上午9时许,执法队伍进入现场后,遭到一些违法搭建者的威胁、谩骂和阻挠。其间,违法搭建者推倒两个大型广告牌作为路障,封堵进出白浪滩景区的唯一道路,阻断交通4个多小时。经多方劝阻无效,公安机关依法出警清除路障,结果,20余名违法搭建者手持棍棒、石头等袭击执法民警、打砸执法车辆,多块盾牌被砸烂,4名警察被打伤,情况十分危急。在警告无效的情况下,警察依法先后使用催泪弹和特种防暴枪,才有效控制了场面。在此过程中,8名违法袭警人员受伤,并被送往医院检查治疗。

潭西村地处防城港市江山半岛旅游度假区东部,与度假区主要景点白浪滩相距三四公里,“乱搭乱建”集中在通往白浪滩的马路与白浪滩形成的90度夹角内,那一带又名大平坡。据村民介绍,从上世纪90年代后期起,他们开始到大平坡做游客生意,先是搬张桌子撑把太阳伞卖饮料、小吃、泳衣等,后来搭棚盖房,紧临海滩、马路的开大排档,靠后的开旅馆,或者出租太阳伞、桌椅、游泳圈等,或者贩卖贝壳风铃等工艺品。立在前排的餐馆肩靠肩手拉手,在白浪滩边一字排出二百来米。

大平坡拆房,2007年10月有过一次。当时,江山乡人民政府与商户们签订协议:拆除所有商铺,政府在第二年五一节前建好新的摊点及配套服务设施,租给商户们营业。当时,商户们交了1万元押金。

旧商铺如期拆除,新摊点却迟迟不见踪影。商户冯发昌说,2008年五一节前几天,大家又重操旧业,房子和棚屋陆续建起来,“当时没有哪个政府部门阻拦过”。

今年2月25日,商户们收到一张由防城港市国土资源局和建设规划委员会联合下发的拆违决定书,称他们的房子和棚屋是违法建筑物,要求两天内自行拆除,否则强拆。大限到时,商户们没有自拆,也没人来强拆,平静得让他们以为风浪已过。

4月19日,江山乡干部口头通知商户,赶快把房子和棚屋清空、拆除,不然就强拆。4月20日,几台推土机、挖掘机开到商户后面一块空地上。

混乱之中枪声响起

4月21日的冲突缘何而起,大平坡商户们另有说法。

商户冯发如说,事发当天一早,拆房的人就来到大平坡,因为天下大雨,没有立即行动。9点左右,雨小了,村民们三三两两地走到马路上,因为拆房的人在那里。

拆房队伍庞大,有市里区里乡里村里的领导,有普通民警、特警、边防武警,商户们只认识村干部和乡干部,愤怒地质问这些干部拆房依据是什么,有时还夹着粗口。干部们反复解释,拆房是上级领导研究决定的,合理合法,被问急了,扭头走人。

一场注定不会有结果的争论断断续续,人群时聚时散。冯发如说,午饭过后,他穿着拖鞋,拎着两个捡来的空矿泉水瓶,和莫林母子、吴德团父子等7人,5男2女,在马路上议论、观望。下午1点左右,一群特警从旁边的岔路跑过来,领头的拿着扩音喇叭高喊,请村民在两分钟内离开,不要妨碍公务。

冯发如等5人退到马路边,但吴德团父子没有动,双臂交叉抱在胸前仍旧立在路中央。

“警察过来把我往路边推,我反抗,推警察,4个警察就上来把我摁倒在地,反拧双手,戴上手铐,扔到车上。”吴德团说,他被抓时,站在一旁的父亲大叫“为什么抓我儿子”,结果也被抓。

第三个被抓的是莫林。“警察用警棍推我,让我离开,我也推他们,说站在这里都不行吗,他们说不行。”

莫林被摁倒在地时,他母亲声嘶力竭地大喊,冯发如则赶紧朝海滩方向跑去,边跑边喊“抓人了,打人了”。

喊声惊动了海边商户,众人闻声朝这边奔过来,不少男人手里拿着“武器”,如铁锹、铁铲、钉耙、空酒瓶,或者是临时从路旁林地里捡的棍棒、砖头。

看见村民拥来,冯发如转身返回去,发现第四个人被抓,他再次转身朝海滩方向跑。没跑几步,只听砰砰两声枪响,他随即倒地———左脚中枪,一颗子弹扎入小指后方的脚背,一颗子弹在脚踝下方挖出一道半厘米深的凹槽,鲜血染红了拖鞋。他顺手抄起一块砖头,砸向警察。

冯发如一瘸一拐地走到不远处一棵树下时,发现同村的莫如峰已经躺在那里———裤子褪下半截,右大腿上有4个小洞,鲜血淋漓。回顾:广西警方使用催泪弹防暴枪清退阻路村民

日前,广西防城执法队伍清拆违章建筑,约20余名村民推倒两个大型广告牌作为路障。警方出动时遭到20余名违法搭建者手持棍棒和石头等物件袭击,执法车辆及盾牌被砸烂,4名警员被打伤,于是警方使用催泪弹和特种防暴枪发射橡皮弹清退村民。

(本文来源:北方 作者:左志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