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遗产继承

尚权刑辩律师大型系列培训张青松律师发言组

来源: 时间:2018-08-23 17:34:25

尚权刑辩律师大型系列培训 张青松律师发言(组图)

各位亲爱的同行!这个尚权刑辩律师大型系列培训活动是北京市律师协会刑事诉讼委员会发起,尚权律师事务所配合,可以说尚权律师事务所响应律协的号召搞了这么一个活动,特别感谢各位律师能够里参加和支持这个活动。

这么长时间的培训比较累,很多的律师都是在律师界,至少在刑事辩护领域已经取得了非常高成就的律师。所以,如果由我来讲法律,可能讲不过在座的各位,讲刑事辩护的技巧恐怕也讲不过在座的各位,讲理论讲不过前面的,讲实践讲不过后面的,所以我只能讲一讲自己的经验和教训。

常铮主任给我定了一个题目,叫刑事辩护的关系学,这也是我一直以来的一个观点,我认为所谓刑事辩护过程实际上就是刑事辩护律师处理各种关系的过程。其实严格的讲,也就是我们那句俗话,在刑事辩护中,打官司也就是在打关系。这句话我想在座的都能够有正确的理解,也不要说是张青松律师说打官司就是打关系,当然我不反对这句话我确实说了,但是我后面再稍微的解释一下。我之所以认为刑事辩护解决一个处理各方面关系的过程,是我这些年来一直持有的一个观点,并且也这么做了,有一些收获和大家一起分享。

大家都知道法律是调整人们之间关系的规则,在我们律师服务的各种内容上,每一个我们服务的内容都是社会矛盾集中点,而在刑事案件中,任何一个刑事案件都是社会矛盾最为尖锐不可调和的一种矛盾,律师恰恰介入到这个里面。我们应用法律的过程,其实就是将这些矛盾化解的过程,确定这些矛盾的定性,并且用法律将这些矛盾解决的过程,所以他就是协调人与人之间关系的过程。而律师在刑事案件处理过程当中,他永远成不了主角,他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角色,但是他不是主角。这个非常重要的角色正好是在协调公检法与当事人,以及律师与当事人之间的关系,包括犯罪嫌疑们与社会之间的关系的这样一个纽带角色,所以律师的主要工作就是处理关系。

律师在刑事辩护过程中处理关系,我个人认为主要分为五方面的关系。第一,就是律师与委托人的关系;第二,律师与侦控审之间的关系;第三,就是律师与律协和司法行政机关之间的关系;第四,就是律师与媒体公众舆论之间的关系;第五,刑事辩护律师与政治的关系。

今天我主要用这个时间来讲一下我对前面四个关系的理解,因为刑事辩护律师与政治之间的关系,我还没有彻底理解透,所以也不太敢讲,因为讲对了容易寻衅滋事,讲错了大家就要糟蹋我。所以,我主要说前面四个关系。实际上很多成熟的老律师都清楚,前面这四个关系把它处理好、理解透,也就理解好了后面这个关系。

首先,第一个就是刑事辩护律师与委托人之间的关系。刑辩律师与委托人之间应当是什么样的关系?在刑事辩护过程当中,我们的律师经常所犯的关系处理不当的错误包括了哪些内容?怎么样才能够与委托人处理好一种最恰当的关系,方法是什么?这是我讲的主要内容。这几个问题把它解决掉了,我觉得刑事辩护的核心问题也就解决了。我认为在所有的关系当中,刑事辩护律师与委托人之间的关系就是刑事辩护的核心关系。

大家知道刑事辩护当中和民事诉讼过程当中不大一样,民事诉讼过程往往是当事人直接委托授权,但是刑事辩护当中因为绝大多数都是自然人犯罪,多数都是他的近亲属委托,付钱的近亲属,你服务的对象是看守所的被告人、嫌疑人。所以,就使得你处理与当事人之间的关系变得比较复杂,尤其是一些家庭背景比较复杂、兄弟姐妹比较多的当事人,我们的律师会疲于奔命,因为你要对很多人负责,这些关系都要处理。

当事人与委托人之间的关系究竟是什么样的关系?我们大家都知道,它是一种委托关系。他委托你去为当事人依法辩护,接受公民或者单位的委托为其提供法律服务的内容。

辩护人和委托人之间的关系,我个人认为他的一种成功的或者说是能够被理解为一种最正常、最合理,或者说辩护律师最应当做到的一种关系,应当是一种信赖关系,而不仅仅是信任,要信赖并且相互信赖,这是律师与委托人之间的关系。我个人认为应该达到信赖的关系,只有达到信赖的关系,律师所做的工作才可以得到他的理解,律师不做工作的理由他也可以理解,案件得出这样一个判决结果出乎他的意料或者出乎律师的意料才能够得到他的理解,然后刑事辩护才能够真正的做到是我们《律师法》所规定的,以及我们的职业道德所规定的刑事辩护是接受当事人的委托为其提出无罪、罪轻、减轻处罚、免予刑事处罚的理由的这样一个过程,才能得到他的充分理解,如果你的职责范围得不到他的理解,毫无疑问我们律师就走向了一个包打官司,承诺结果的一个怪圈,最后死无葬身之地的必然是刑事辩护律师,辩护的结果必然是律师与委托人之间的关系破裂,导致刑事辩护彻底失败。

律师因为基于不同的风格,和当事人处理的关系不一样,但是总体的一个概念就是要和委托人之间达到信赖,方法不一样,一会我再讲讲我们处理的方法,信赖关系的处理要有度,要亲密有间,不可以太强势,说不行就拉倒,你是拉倒了,但钱也拉倒了,我们还得现实。

第二个,就是和公检法的关系,侦控审律师关系的处理,刑事辩护的过程实际上就是关系处理的过程,刑事辩护也就是在处理关系,这个是在一个办案层面上。刚才我们说是在服务层面上,对当事人是一种服务,对侦控审关系是一种办案层面、操作层面上的。

从实际意义上来讲,我觉得从办案、刑事辩护的行为上来讲,辩护律师和侦控审之间的关系有共同的地方,有区别的地方。共同的地方就是要尊重,我觉得律师和侦控审之间的关系要做到互相尊重,互相尊重首先你必须得尊重他,我觉得我们的律师和侦控审是互相尊重的。这种尊重表现在什么呢?并不是一味的夸奖、拍马屁,而是一种非常礼貌的公事公办的关系,基本礼貌我们是需要有的。你和一个不熟悉的人办公事的时候做到很礼貌,这就是对对方的尊重。

但是这三者之间又不同,首先说侦查机关,尤其是公安机关,侦查机关和律师之间所谓的尊重,其实相互之间是比较难以协调这种关系的,因为复杂的原因导致双方两个群体之间的排斥比较强,而且,我个人主张律师和侦查机关在打交道的过程当中,在尊重他的同时,坦诚的基础上要有一种防范,这样一种对抗是一种你死我活的对抗,你完全站在当事人的角度考虑,而侦查机关的办案人员,虽然《刑事诉讼法》要是既要收集有利于犯罪嫌疑人的证据,也要搜集不利于犯罪嫌疑人的工作,他们的工作任务和内容就是要想办法证明有罪,而你的目标和他们正好相反,一切东西在信息不透明的角度上,大家做过警察的可能就知道这样一个道理,实际上所谓侦查没有什么诚信可言,他就是要用一些策略,这些策略可能都是骗人的,所以,这次新《刑事诉讼法》把引诱这个词去到,大家争议很大,因为侦查过程中就有引诱这样的技术,所以,这是和侦查人员打交道之间需要主要的地方,因为和律师之间的这种对立,尤其是在我们中国这样一个司法制度背景和环境下,这样的一种情况实际上诉讼的核心就是侦察,因为将来的一切都是在他的掌控中,太强大了。所以说,对他们稍加防范,但是一定要尊重,我们说得浅一点就是礼貌。我们可以知道要进行防范,因为这是对抗对立的关系,但是,不可以有敌意。

另外一个就是与检察官的关系,检察官和律师之间的关系与警察和律师之间的关系不一样。除了要有礼貌,要有尊重之外,我们要清楚的认识到检察官的地位在我们刑事诉讼当中其实并不是我们一般意义所理解的控方。

第三个就是和法官之间的关系有点不同,类似刚才说的和审查起诉的检察官和公诉人之间的关系不同,因为他是法官,法官毫无疑问在整个诉讼过程当中是至高无上的权利,他说什么就是什么。最近世界不,我们也看了裁判很多东西是不对的,明显咬了人不判,在禁区不小心绊倒了就点球,这就是裁判。任何国家都是这样,法官有至高无上的权利,跟法官之间打交道,我不说怎么去尊重,但是有一点,尊重无上权威并不意味着在他面前低三下四。

还有两个关系,一个刑辩律师与律协和司法局的关系,再一个是与公众媒体的关系。

第一个问题非常的敏感,就是刑事辩护律师与律协和司法局的关系究竟怎么处理?通俗的讲,律协是律师的娘家,司法局好像是律师的婆家这么一说。但是我知道,很多的律师对于律协和司法局是抱有极其不满意的态度。

当律师办案件觉得敏感的时候,或者觉得复杂的时候,我建议你给司法局、给律协打一个招呼,当你出现威胁的时候,给司法局、律协汇报一下。你可以不信,最坏的结果就是不管你们,也没什么坏处,但是我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我觉得是这样的,只有律协和司法局是我们真正的靠山。我希望律师能够有一种平和亲近的心态,与律师协会和司法局之间建立一种良好的互动关系。当然你会觉得司法局太谨小慎微了,限制太多了,那是因为什么?他不想你出的事再救你,苦哈哈的跟人吵架,他希望你不出事。

最后一个就是公众和媒体,以后有时间我们再讨论。谢谢大家!()